UbD理论指引下的英语教学设计
来源: | 作者:qujianfeng999 | 发布时间: 2019-07-30 | 30 次浏览 | 分享到:
 摘要:UbD理论主张教学应为理解而教,建议教师通过巧妙、合理的设计,帮助学生实现真正的理解。UbD理论指引下的英语教学,应把握好“理解”“逆向”两个关键词,教学设计应能帮助学生持久理解内容、解决核心问题,掌握技能。设计路径为:大任务前置,解决核心问题;合作探究,掌握知识技能;评价反刍,升华持久理解。
 一、UbD理论对英语教学设计的启发 
  UbD(Understanding by Design)理论是美国威金斯和麦克泰两位专家提出的教学理论,主张教学应为理解而教,建议教师通过巧妙、合理的设计,帮助学生实现真正的理解。UbD理论指引下的英语教学,应把握好“理解”“逆向”两个关键词。 
  “理解”,就是因每个人的大脑对事物进行分析决定的一种对事物本质的认识,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UbD理论中所说的理解,不是一个预设程序,而是一种目的性更强、更为细微的思维方式,关注以理解为目标的设计本质。理解不等同于单纯的知道,因为它除了传授和测试知识、技能,还涉及更复杂的教学和评估。根据UbD理论,当教师的教学旨在使学习者理解可迁移的概念和过程,为其提供更多机会将理解的内容应用到有意义的情境时,才更可能获得长期的成就。在英语教学中,当学生真正理解了所学英语内容时,他们的学习“生产力”自然就更高,学习兴趣也会更浓厚,灵活迁移也才能真正得以实现。 
  “逆向”,即设计方法“逆”于常态教学设计。常态教学中,评估是教师最后做的工作,而逆向教学设计则要求教师先根据目标考虑评估方案,接着设计教学方案,寻找监测学习成效的证据。对于英语教学而言,如果教师明确了一个单元的教学所要达成的目标,也就会生成相应的评价方案,教学设计就有了指挥棒,方便教学过程中适时检测。 
  二、UbD理论指引下的英语教学设计的意义 
  (一)助力学习者持久理解内容 
  学习非母语的语言,学生对学习内容的理解程度决定其学习成效。基于理解的教学设计能帮助学生从整体的角度深入持久地理解学习内容:从面上来说,能够促使教师层层展开教学内容,帮助学生实现“递进式”理解;另外,随着学习时间的拉伸以及学习内容质与量的积累,教师会有意识地加强知识之间的融合,让学生更深入地感悟学习内容的内涵,从而更好地吸收与内化学习内容,并实现内容的迁移运用。 
  (二)助力学习者解决核心问题 
  为了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教师设计教学时一般都会将教学内容的核心问题作为引导学生理解的重点,意在让学生在学习之初就能抓住“牛鼻子”。当前使用的译林版小学英语教材中,每单元都会有一个或几个核心问题,教师围绕核心问题设计教学,既可以将其分布在几个不同的教学环节中引导学生解决,也可以集中在一个教学环节中,和学生共同应对。以核心问题为关键,以主题理解为引领,以整体理解为目标,能够有效解决问题。 
  (三)助力学习者掌握技能 
  学习技能的掌握必须建立在对学习内容的理解和内化的基础上,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理解和学习。追求理解的教学设计以学生在本课、本单元学习中能掌握的具体技能为目标,教师实时监控学生的技能掌握情况,并加以指导与评估。掌握技能是理解的隐性内在积累和具体外在表现的集合。英语学习中,学生对知识的理解逐步深化,并最终显性地表现为技能的形成与掌握。 
  三、UbD理论指引下的英语教学设计路径 
  英语课堂学习效率与学生对英语教学设计的理解程度成正比。根据UbD理论提及的三个阶段,即预期结果(如果预期目标是……)、提供证据(然后证明学习者能够……)、学习计划(然后學习活动要……),笔者遵循“任务前置—合作探究—评价分享”的思路,设计出追求理解的基本教学路径。下面以译林版小学英语二年级下册Unit 7 Summer的教学为例进行说明。 
  (一)大任务前置,解决核心问题 
  通过整体研读和对比教材后可以发现,本单元的最终教学目标是教会学生表达“In summer, I eat/drink/play...”句型,掌握与夏天相关的食物、饮料、游戏等知识,并能在真实情境中恰当运用与表达该语言素材。对此,笔者立足教学目标,结合主题,重新整理教学内容和思路,并适当扩充教学输出的知识范围,最终形成了单元教学大任务——What do you do in summer?(夏天可以做什么?),并以此统领单元教学的展开,促进学生对教学内容和设计的理解。通过对大任务的理解,学生就能逐步触摸到本单元教学的核心问题——表达和运用与夏天吃喝玩乐相关的知识点。 
  在具体教学设计中,笔者又将大任务的实现途径设定为“夏天的海报制作与汇报”,并提前将这个任务抛给学生,请他们在设想完成任务的过程中,自主梳理、感受和理解本单元学习的最终目标(如下页图1)。这种从终点向起点倒推的尝试,重新定位了教师教学设计的展开方式,能使教师的教学任务更为明确。 
  大任务层层展开的过程,就是学生逐层深入理解和逐步解决核心问题的过程。在本单元的教学中,课本内容是固定和有限的,但是每个人大任务的完成过程和结果却充满了不确定因素。个性化、圆满地完成这些任务,不仅需要学生深入理解和灵活运用教材内容,还需要他们借助课外延伸知识,达成任务图1 
  要求。正如探究与夏天食物有关的内容,除了充分联系已经学过的知识,还会涉及现有知识体系以外的很多单词。这些内容的适度渗透,都将成为学生学习本单元知识、解决核心问题的有效凭借。 
  (二)合作探究,掌握知识技能 
  随着教学的推进,大任务逐层统领教与学的活动,使整个学习活动始终围绕核心问题有序进行。学生在完成大任务的过程中,只有借助同伴的力量,团结协作,不断凝聚集体智慧,才能取长补短,互学互长。 
  为了帮助学生理解教学设计,顺利完成大任务,本课教学中,笔者设计了两个重要的合作探究活动。 活动1:课前头脑风暴。 
  组织学生针对本单元的核心问题,搜索和summer有关的已知词汇。同一小组中,每个组员都必须参与搜索任务,还要相互合作补充。课堂上,教师根据各组任务的完成情况,引导学生新旧知识结合,联系相关的词汇知识、语言知识、语音知识、儿歌等,梳理并理解“In summer, I eat...”“In summer, I drink...”“In summer, I ...”等相关知识点。教学中,做到词句结合,游戏与表达相融,合作与独立思考并存,互学与探究相长。 
  活动2:实战演练——小调查。 
  在头脑风暴的基础上,教师组织学生通过使用“What do you eat/drink/do in summer?”,在限定时间内,调查组内每个成员夏天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等信息。本项活动中,被调查的学生无疑是在检验自己对活动1涉及知识点的掌握情况。活动2的完成对学生顺利完成海报、自由表达观点有重要作用。因为学生要去询问,去倾听,去记录,在此过程中,思考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听说读写、理解运用、归纳总结等能力也会在无形中得到提升。 
  在解决核心问题的过程中,学生合作探究,除了说出教材中已谈及的ice cream,orange juice, swim in the pool,play on the beach等词组,还主动归纳搜集了其他关于夏天的知识,同时又对未知但自己迫切想知道的词汇提出“要学”的需求,如想知道吃西瓜、穿T恤衫、在大树下玩等相关的表述。只要学生“要学”,教学相长的目标就容易实现。在这样的学习动机下,大任务下的教学设计与学生的合作探究相辅相成,成为学习活动顺利开展的有力平台。 
  (三)评价反刍,升华持久理解 
  课堂教学的实施,需及时评价学生的课堂表现,时时反思教学设计的各个环节,推敲教学过程中的细节,进而评估教学成效,确定学生对教学内容的理解。在此基础上,师生还可以进一步完善过程,以弥补不足或解决尚未解决的问题。同时,对学生学习成效的评价,也是帮助学生深入持久理解主题、温故知新的过程,能让他们在课后有新的思考、理解和收获。 
  基于核心问题以及低年级学生完成任务的实际能力,笔者设计的主题海报制作与汇报,既是对师生完成大任务情况及在此过程中图2 
  具体表现的相关评价,又是考查学生能否理解学习主题和学习内容的主要反馈方式。完成这项任务,学生需根据提示,紧扣主题,以多人小组合作的方式投入设计。设计过程中,每个小组都要注重分工合作,鼓励每位组员抓住表现的机会。最后,多个小组分享各自对Summer的不同设计。图2就是其中一个学习小组的成果。 
  這样的评价形式,摆脱了“标准答案唯一性”的桎梏,实现了“同伴互学”,也是帮助教师分析、掌握、评价学生理解教学设计意图和教学状况的主要途径。学生在合作完成海报的过程中,理解了汇报的形式、语言表达的结构,掌握了大任务海报的图画设计方法。这种针对学生学习过程与结果展开的表现性评价,综合了教师评价、学生自评、同伴互评,维持并升华了学生对学习内容的持久理解。 
  UbD理论下的英语教学设计改变了师生在教学中的角色定位:教师成为培养学生理解能力的教练,是整个学习过程的设计者。他们根据学生的学业表现,对课程和教学进行细致分析和适当调整,确定具体的学习目的地,进而带着学生深入地理解学习内容并寻找到达目的地的最佳路径。学生主动建构,学习和巩固所学知识和技能,并将此灵活运用于新的情境。这个主动建构的过程,就是深化理解的过程。 
  理解才能更好地记忆并进行深度学习。UbD理论下的英语教学设计,将理解贯穿教学全过程,有效实现了教学过程与目标的统一,问题导向与教学延伸的统一,师生理解与教学评价的统一,是值得继续探讨的教学模式。 
  参考文献: 
  [1] 〔美〕格兰特·威金斯,杰伊·麦克泰格.追求理解的教学设计[M].闫寒冰,宋雪莲,赖平,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 
  [2] 〔美〕格兰特·威金斯,杰伊·麦克泰.理解为先模式(单元教学设计指南一)[M].盛群力,沈祖芸,等译.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18. 
  [3] 周文叶.中小学表现性评价的理论与技术[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