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研究综述
来源: | 作者:qujianfeng999 | 发布时间: 2019-10-24 | 13 次浏览 | 分享到:
【摘要】本文从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整体发展的关系、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影响因素、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干预策略等方面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相关研究文献进行梳理。在此基础上,研究者提出了研究展望。
 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是一个相对复杂的概念,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国外有研究者将执行功能定义为个体为了达成目标而运用的思考技巧,是个体对思想和行动进行有意识控制的过程。〔1,2〕还有研究者认为执行功能是个体对各种基本认知过程进行控制和调节,产生协调有序、具有目标性行为的高级认知过程,主要包括抑制、刷新和转换三项子功能。〔3〕王晶等人将执行功能定义为一种有目的的控制机制,它以灵活有效的方式协调不同的认知过程,调节人类复杂的认知活动。〔4〕李红等人认为执行功能是个体对思想和行动进行有意识控制的心理过程。〔5〕研究者也对执行功能的特点进行了总结。周欣和赵振国认为,执行功能是一项复杂的认知技能,主要包括信息更新、抑制和转换三项子技能。信息更新子技能发展最早,它并不是简单的信息储存,而是对信息进行更新和监控。抑制子技能被看作执行功能的基础,简单的反应性抑制在儿童出生第一年就已经出现,随着年龄增长,儿童对反应的抑制时间不断延长。转换子技能是执行功能中最复杂的技能,它的发展依赖于执行功能其他两项子技能的发展以及相互之间的协调。3岁是儿童执行功能发展的重要时期。〔6〕3岁以前,儿童认知灵活性的表现主要依赖于工作记忆的水平;3岁以后,儿童完成认知灵活性任务更多依赖于抑制控制能力的发展。执行功能的发展是以工作记忆与抑制控制为基础的。 
  执行功能能有效促进学前儿童的发展,其相关研究也能为提高学前教育质量提供一些参考。本文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相关研究文献进行梳理,供相关人员参考。 
  一、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整体发展的关系 
  大量研究表明,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整体发展显著相关。第一,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的学业成就密切相关。周欣对早期数学学习困难儿童进行研究发现,儿童的数学学习需要执行功能的参与。〔7〕执行功能水平较低,特别是抑制控制和注意转换能力较低是导致儿童早期数学低分和数学学习困难的重要因素之一。低水平执行功能是鉴别早期数学学习困难儿童的重要参考因素之一(周欣、赵振国等,2013)。王恩国和刘昌通过对比研究发现,语文学习困难儿童在工作记忆和加工速度方面均存在明显不足,而工作记忆的不足又在于言语工作记忆和中央执行功能的不足,可见,中央执行功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语文学习困难儿童的学业成就。〔8〕 
  第二,良好的执行功能能有效促进学前儿童社会性的发展。相关研究表明,儿童执行功能的发展状况与其同伴拒绝呈显著负相关,与同伴接纳呈显著正相关。〔9〕张娜和刘秀丽通过研究儿童执行功能与白谎①行为的关系发现,执行功能任务得分高的儿童更容易在早期说白谎。这可能是因为儿童在选择说谎时需要抑制真相,表现和说出与事实不符的虚假信息,且要避免被发现。〔10〕但也有研究表明,执行功能与儿童社会性发展的某些方面并无显著相关。例如,丁雪辰等人通过研究发现,儿童的选择性信任②与其执行功能不存在显著相关性,执行功能不能显著预测儿童的选择性信任水平。〔11〕 
  第三,学前儿童的情绪和心理发展均与其执行功能呈显著正相关。李阳等人从儿童期受虐待、执行功能与青少年情绪行为问题的关系出发,发现儿童期被虐待过的青少年的执行功能存在一定程度的发展障碍,而儿童期的受虐待经历和执行功能障碍又都与较多的青少年情绪行为问题相关。〔12〕热抑制控制作为执行功能的重要组成成分,对儿童的替代活动、问题解决、认知重建和发泄等情绪调节策略均有显著预测作用(王玲凤,2013)。 
  二、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影响因素 
  大量研究表明,运动状况,包括是否进行了有氧运动、运动的强度等均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有重要影响。研究者多采用對比研究调查运动状况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影响。〔13,14〕江大雷等人将61名5~6岁学前儿童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对实验组进行了为期8周的足球游戏训练,结果发现,实验组儿童执行功能总分和抑制控制得分均显著高于对照组。这说明8周的足球游戏训练提高了学前儿童的执行功能和抑制控制水平。〔15〕有氧运动不仅能提高儿童的身体健康水平,而且能改善儿童大脑的执行功能,有益于儿童执行功能的发展。〔16〕陈爱国等人对短时中等强度有氧运动对儿童大脑的可塑性影响进行研究发现,短时中等强度有氧运动可以通过增强儿童静息状态下脑功能局部一致性来改善大脑的可塑性,提高其执行功能。〔17〕陈爱国还与其他研究者一起探讨了短时中等强度有氧运动对儿童执行功能脑激活模式的影响,从脑系统的角度揭示了短时中等强度有氧运动影响儿童执行功能的脑机制。他们综合使用多种技术,检测一次30分钟的短时中等强度有氧运动前、后儿童执行功能及其脑激活模式的变化,发现一次30分钟的短时中等强度有氧运动能改善儿童的执行功能,其脑机制是短时中等强度有氧运动诱发了儿童执行功能脑激活模式的变化。〔18〕 
  也有研究者从睡眠的不同维度考察睡眠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影响。王天宇等人从睡眠质量和睡眠总量两个维度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进行研究发现,在自然睡眠条件下,儿童睡眠质量对执行功能的影响具有即时性,睡眠总量对执行功能的影响具有滞后性,且儿童年龄越小,睡眠质量和睡眠总量对其执行功能的影响越大。〔19〕邢淑芬等人以78名5~7岁学前儿童为研究对象,采用睡眠日志法③测量儿童的夜间睡眠比、总睡眠时长和周末补偿睡眠三个睡眠时间指标发现,夜间睡眠比能够显著预测儿童三个月之后的执行功能,且儿童的消极情绪与周末补偿睡眠对执行功能存在显著影响。〔20〕具体表现为周末补偿睡眠较少时,高消极情绪儿童的执行功能水平显著低于低消极情绪儿童;周末补偿睡眠较多时,高消极情绪儿童的执行功能水平显著高于低消极情绪儿童。
 另外,许多研究者从儿童的生活环境出发,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与环境的关系进行论证发现,儿童早期执行功能的发展与环境密切相关(周欣、赵振国等,2013)。从社会经济地位来看,高、中社会经济地位家庭的儿童执行功能表现优于低社会经济地位家庭的儿童。〔21〕吴慧中等人通过研究发现,在2~3.5岁期间,儿童言语能力快速发展,且言语能力对该年龄段儿童的执行功能具有一定影响,但不同言语能力的儿童在执行功能上的表现并不存在显著差异。〔22〕也有研究发现,双语对儿童认知发展的促进作用主要体现在双语者的执行功能优势上,第二语言学习者的执行功能普遍较强。〔23〕有研究者通过追踪研究探讨抚养方式的影响作用,发现祖辈独立抚养的儿童的言语能力和执行功能水平与其他抚养方式下的儿童并无显著差异。〔24〕还有研究者从儿童身边的物质环境出发,考察儿童的电视接触时长和内容特征,分析它们与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关系,发现儿童开始看电视的年龄越小,其认知灵活性越高,且动画片的幻想性可以正向预测儿童的抑制控制和认知灵活性;在抑制控制上,动画片的节奏与幻想性存在交互作用,快节奏且高幻想性的动画片能促进学前儿童抑制控制能力的发展。〔25〕 
  三、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干预策略 
  我国有关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干预研究已取得显著进展。研究者发现,注意网络训练、计算机训练程序、认知游戏等都是促进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发展的有效手段。 
  李正清和周欣等人从儿童注意发展的角度出发,将儿童执行功能看作注意的一部分,将执行功能干预作为对早期数学学习困难儿童进行干预的重要手段,帮助因注意问题导致早期数学学习困难的儿童。他们采用瑞得(Rueda)等人的注意网络训练方法对儿童进行干预,发现注意网络训练对儿童执行功能发展具有积极影响。周欣还通过数学学习困难儿童的个案研究发现,认知游戏可以提高儿童的记忆、转换、抑制能力,促进儿童执行功能的发展。〔26〕林琳琳和刘文对现阶段国外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干预的相关研究文献进行梳理发现,计算机训练程序、体育活动和早期教育课程等均能有效促进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发展。〔27〕 
  四、研究展望 
  1.进一步推进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整体发展关系的研究 
  当前有关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整体发展关系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学业成就、社会性发展、情绪和心理发展等方面,研究视角虽较为丰富,但仍存在研究不深入、不全面等问题。在学业成就方面,研究者主要集中于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数学和语文学习能力的研究。然而,儿童的学习过程并不是彼此孤立的。因此,研究者应当将儿童的学业成就看作一个整体,探究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学习品质的关系,如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注意力集中程度的关系等。在社会性发展方面,已有研究多将研究重心放在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社会性行为发展的关系上,而儿童的社会性发展并不只包含行为的发展。研究者应当多关注执行功能与儿童社会性情感、态度等的关系。在情绪和心理发展方面,已有研究对学前儿童情绪和心理发展具体某一方面的研究较少,也较少对年龄进行具体的限制,这使得研究结果往往较为笼统。今后,研究者应当对执行功能与学前儿童情绪和心理发展的某一方面进行具体的研究,并对不同年龄段的具体情况进行深入探讨与分析。 
  2.丰富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影响因素的相关研究 
  当前有关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影响因素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其外部因素的分析上。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发展受内外部因素的交互影响,只有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影响因素进行全面把握,才能有效促进其执行功能的发展。因此,研究者应当丰富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影响因素的相关研究。一方面,研究者应当增强内部影响因素的相关研究,注重研究各影响因素的交互作用。另一方面,研究者应当进一步深化外部因素的研究,如从细化研究角度和分析阶段特点等方面进行深入研究。在细化研究角度方面,研究者可将儿童生活环境细化,如探讨儿童的玩具数量或家庭氛围与其执行功能的关系。在分析阶段特点方面,研究者可以探讨在不同年龄阶段这些影响因素发挥的作用是否相同,對哪一年龄阶段的儿童影响最大,如何使这些影响因素发挥更大的作用或减少不良影响等。研究者还可以在已有研究基础上变换研究对象,以此来验证已有研究结果的适切性。 
  3.加强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干预研究 
  当前关于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研究大多处于理论探索期,相关干预研究还较少。已有研究表明,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受多种外部因素的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为其干预研究提供了思路。研究者可以通过对影响因素中的可控因素进行控制和干预,促进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发展。在今后的研究中,研究者可以加强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干预研究,探究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各项影响因素间的联系,明晰促进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发展的有效手段。具体而言,研究者可以依据影响因素设计具体的干预方案进行行动研究,并在研究过程中验证方案的有效性,不断完善干预方案。 
  4.规范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研究工具 
  研究工具的信度和效度直接影响着研究的可信度和有效性。当前我国研究者大多采用国外相关测量工具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进行研究,但因为文化的不同,其适宜性尚待考量。另外,现阶段相关研究所采用的测量工具不尽相同,缺乏统一衡量标准,导致许多研究结论不尽一致。因此,研究者应当规范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研究工具,对各种研究工具进行严格测试,增强研究工具运用于我国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研究的适宜性和有效性,从而提升研究结果的可信度。 
  参考文献: 
  〔1〕BECK  D  M,SCHAEFER C,PANG K,et al.Executive function in preschool children:Test-retest reliability〔J〕.Journal of Congnition & Development,2011,12(2):169-193.
〔2〕BLAYE  A,CHEVALIER N.The role of goal representation in preschoolers’ flexibility and inhibition〔J〕.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2011,(3):469-483. 
  〔3〕FUNAHASHI  S.Neuronal  mechanisms  of  executive control by the prefrontal cortex〔J〕.Neuroscience Research,2001,39(2):147-165. 
  〔4〕王晶,陳英和,齐琳.小学儿童执行功能与问题解决能力的关系〔J〕.心理发展与教育,2008,(4):25-33. 
  〔5〕李红,王乃弋.论执行功能及其发展研究〔J〕.心理科学,2004,(2):426-430. 
  〔6〕〔22〕吴慧中,王明怡.2~3.5岁儿童执行功能发展特点及其言语能力的影响〔J〕.心理发展与教育,2015,31(6):654-660. 
  〔7〕〔26〕康丹,周欣,徐晶晶,等.数学学习困难儿童认知游戏干预的个案报告〔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4,28(10):754-759. 
  〔8〕王恩国,刘昌. 语文学习困难儿童的工作记忆与加工速度〔J〕.心理发展与教育,2008,(1):94-100. 
  〔9〕刘新蕊,邢晓沛,张轶男.学前儿童执行功能与同伴关系:外化问题行为的中介作用〔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8,26(3):527-546. 
  〔10〕张娜,刘秀丽.儿童白谎行为影响因素的研究现状分析〔J〕.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2):166-170. 
  〔11〕丁雪辰,桑标,潘婷婷.幼儿选择性信任与心理理论和执行功能的关联:来自追踪研究的证据〔J〕.心理科学,2017,40(5):1129-1135. 
  〔12〕李阳,曹枫林,崔乃雪,等.儿童期虐待、执行功能与农村青少年情绪行为问题的结构方程模型〔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2,20(6):813-815. 
  〔13〕〔15〕江大雷,曾从周.8周中等强度足球运动游戏对学龄前儿童执行功能发展的影响〔J〕.中国体育科技,2015,(2):43-50. 
  〔14〕〔18〕陈爱国,殷恒婵,王君,等.短时中等强度有氧运动改善儿童执行功能的磁共振成像研究〔J〕.体育科学,2011,31(10):35-40. 
  〔16〕蒋长好,陈婷婷.有氧锻炼对执行控制和脑功能的影响〔J〕.心理科学进展,2013,21(10):1844-1850. 
  〔17〕陈爱国,朱丽娜,王鑫,等.短时中等强度有氧运动对儿童脑的可塑性影响:来自脑功能局部一致性的证据〔J〕.体育科学,2015,35(8):24-29. 
  〔19〕王天宇,王明怡.睡眠对儿童执行功能的影响〔J〕.心理科学进展,2015,23(9):1560-1567. 
  〔20〕邢淑芬,李倩倩,高鑫,等.不同睡眠时间参数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的差异化影响〔J〕.心理学报,2018,(11):1269-1281. 
  〔21〕高振宇.社会经济地位对儿童大脑发展的影响机制及其教育启示〔J〕.教育发展研究,2016,36(6):31-38. 
  〔23〕胥兴春,胡月.国外儿童第二语言习得研究述评及展望〔J〕.中国特殊教育,2014,(7):91-96. 
  〔24〕郭筱琳.隔代抚养对儿童言语能力、执行功能、心理理论发展的影响:一年追踪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4,22(6):1072-1081. 
  〔25〕邢淑芬,蒋莹,高鑫,等.电视对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发展的长时效应:一项实证研究〔J〕.教育研究,2017,38(8):109-119. 
  〔27〕林琳琳,刘文.学前儿童执行功能干预研究述评〔J〕.幼儿教育:教育科学,2018,753/754(1/2):6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