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心学在高校感恩教育中的实践研究
来源: | 作者:qujianfeng999 | 发布时间: 2019-05-24 | 37 次浏览 | 分享到:
  摘 要:加强对优秀传统文化思想价值的挖掘,树立和萃取中华文化的文化精髓,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思想政治教育是高校不可推卸的時代教育任务。阳明心学作为先秦之后集儒学之大成,对近现代国人教育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是当代大学生思想道德教育文化资源宝库。感恩教育是高校德育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探索并继承阳明心学的感恩教育优秀文化成分,改变当前我国大学生感恩价值观念缺失的现状有着重要的当代价值。基于此,文章首先论述了阳明心学和高校感恩教育的概念内涵,然后就阳明心学对高校感恩教育的当代价值和具体体现进行了论述,在此基础上,通过对当前高校感恩教育存在问题的分析指明了阳明心学在高校感恩教育中的实践策略。
 党的十九大以来,在立德树人育人根本的精神引导下,全国高校在大学生德育教育上取得了卓有成效的建设,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强调创新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工作方式,把“情”注入实践工作中去。与此同时,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重视中国古代优秀的传统文化,要求教师要以立德树人为根本,以古代圣贤为榜样,“致良知”“知行合一”。良知思想以及知行合一思想是明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王阳明心学的精髓,感恩教育是德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高校思想政治建设的重要内容,探索阳明心学对高校感恩教育的当代价值,指导和构建中国特色的高校感恩教育系统有着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高校感恩教育以及阳明心学概念内涵解析 
  (一)高校感恩教育 
  第一,感恩。“感恩”《说文解字》中有释:“感,动人心也。从心咸声;恩,惠也,从心因声”。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关于感恩的思想,感恩是中华文明的传统美德。关于感恩的言论,现存资料最早的论述可见于《诗经·小雅·廖羲》“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特别是中国主流文化——儒家思想对于感恩教育思想的多方位阐述,不仅有《孝经》广流于世,更有历代众多思想家、教育家对于感恩孝道的经典论著。自此诸如“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名人名句,还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习语俗语,还是“三年之丧”等风俗观念的形成与流行都注入了感恩的思想。
第二,高校感恩教育。高校是感恩教育的行为主体,高校大学生是接受感恩教育的教育客体,高校感恩教育是指高校教育者把具有教育目标、教育内容以及教育方式的感恩教育規划与感恩认知和能力的育人方案以及依据方案进行的实践教育活动。由此,高校感恩教育既是动之以情的重视情感的教育方式,更深层次的是以德报德的道德教育的一种。从人性的角度来说,感恩教育是强调以真心换真心,以灵魂唤醒灵魂,强调以人为本,强调以德树德的感化教育。 
  (二)阳明心学 
  阳明心学是对明代大儒王阳明儒学思想的总结和概括,王守仁(1472-1529),字伯安,别号阳明。明代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并在军事、文学以及书法上多有建树。其历经坎坷而不忘参悟圣人之道初心,最终开创心学,是“阳明学”创始人,心学的集大成者。他的“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四句言论是阳明心学的总结与精髓所在,其思想核心以“良知”为中心,以“成圣”为目标,以“格物”,“致良知”为途径。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多个场合谈到并肯定了阳明心学是中华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阳明心学之所以在近现代国内外学术上汗牛充栋研究成果的当代价值意义的具体表现。当代关于阳明心学的孝论研究较为少有。孝是儒家思想形成的基础,在历代儒家思想中占据着核心的地位,由此,探索儒家仁孝关系以及王阳明心学的孝道思想有助于更本质的认识王阳明心学思想,有助于阳明心学在高校感恩教育践行的理论框架建构。 
  二、阳明心学在高校感恩教育中的当代价值 
  关于阳明心学对大学生感恩教育的当代价值阐述,我们首先需要认识到为什么要加强高校感恩教育,其意义何在的问题,然后在进一步认识阳明心学关于感恩教育的具体体现。 
  (一)阳明心学下的大学生感恩教育的重要意义 
  第一,加强大学生感恩教育是培育社会主义合格接班人的现实要求。当代大学生不仅是经过严酷考试选拔出来的优秀群体,更是接受高等教育的高素养社会人才,其在当今社会发展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由此当代大学生必然是未来社会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知识的传承主体,必然是中国传统文化现代化发展的开创者,其思想道德素质以及科学文化素质水平必然决定了中国梦的实现,必然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践主体。恩情是连接人与人之间的良好纽带,感恩是正确处理人与人关系的方式,而任何一个没有感恩意识,不懂感恩,知恩、报恩以及施恩的个体,不可能连接成为具有强大凝聚力的社会整体,更不会在纷繁复杂的国际关系中获得认可。由此,加强感恩教育是当代以及未来培育社会主义新时代合格接班人的必要素养和能力要求。 
  第二,感恩教育对于当代大学生成长有着深远的影响。加强感恩教育有教育目的地培育当代大学生感恩意识,有助于解决当前高校大学生感恩能力弱化的现实问题,有助于高校大学生形成正确的人生观、感恩价值观念,帮助大学生形成解决社会交际的关系处理能力。当今社会是强调高素养的社会,更是强调综合素养的社会,通过阳明心学感恩教育实践不仅能够提升大学生关于中国优秀文化的认知能力,还能够在认知的过程中形成自我意识,心怀感恩,奠定综合素养的培育基础,这对于诸如团结共事等诸多素养的提升有着不可多得的好处。此外,研究以及践行阳明心学在高校感恩教育的当代价值有利于改善弥补我国高校大学生感恩教育缺失的现实问题,对于构建具有中华精神的德育体系有着深远的实践意义。 
  (二)阳明心学高校感恩教育的当代价值的具体体现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受主流儒家思想“孝”的核心地位的影响,孝道早已注入了中华文化精神的内涵,深入人心。孝道是多层次多方面的,其强调君主爱民,臣子忠心,强调家庭以及社会关系上的上敬下和,强调处理与自然关系上的和谐共处。明代大儒王阳明不仅是躬行孝道的典范,更是在理论层面从心学角度对儒家核心——“孝”进行了独到的经典论述。因此,阳明心学中孝论构成了当代阳明心学在高校感恩教育实践的理论依据,是阳明心学在高校感恩教育当代价值的具体体现。具体来说: 
  第一,孝是阳明心学的基础和学说构建的根源。王阳明认为孝是人之“种性”,是生而为人无需后天培育就具有的本性、本能。而孝更是立人最为重要的价值,无孝无以立人,它是所有其他价值存在的基础和根本。王阳明继承了孔孟关于有孝有仁,无孝无仁的思想,在孝道与其他自身德性意识发生矛盾的时候,应该秉持孝道当先的原则。孝是行仁之本,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仁为体,孝为仁的发用。要达到仁者境界以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境界就要以孝为本,行孝为仁,孝治天下。 
  第二,“良知”是孝的本源。“良知”一词最早起于孟子,其有“人之所以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者;及其长也,无不知敬其兄也。亲亲,仁也。敬长,义也。无他,达之天下也。”的精妙论述,其认为,“良能”“良知”是先天性的,是可以不通过后天认知就具有的,因此,良知也具有了人之共有属性。后文关于“仁”“义”的论述是以“良知”“良能”为基础的,由此,良知在所有先天秉性中具有优先的地位,良知成为生而为人最基本的界定属性。此后,历代众多名人学者对良知进行了释义和进一步的发展,王阳明对于“良知”概念的贡献在于他总结并明确了良知在儒学思想的哲学本体的地位,改变了过去“良知”思想随性随感探讨的局面。 
  与此同时,王阳明系统阐述了良知与孝的生发关系,认为良知是孝的本源,孝是良知生发的表德。王阳明认为良知是人之本心,“心者,身之主也。而心之虚灵明觉,即所谓本然之良知也。”认为孝是事亲之理,是物理,而任何物理不来自于心外,其本源在本心,心即理也,心理不分,人性内涵的多样优良品德同样也是良知所蕴含的多样优良品德,即良知也。 
  第三,系统阐明了尽孝的方式在于“致良知”,“知行合一”即真孝。尽孝的途径是致良知,格物致知是尽孝的工夫,王阳明认为孝是人的禀性,由此尽孝是人之常情,但是现实中有很多不孝实例,对此王明阳做出了不孝的原因探讨,不孝是人的私欲导致的,王明阳认为私欲不仅包含了好色好财等还包含了诸如空闲,客气等“过”与“不及”等的问题。与此同时,良知是知行的本体,知行合一与格物致知两者是互为因果,体系圆融的关系整体,知是良知,行是良知的主体行为,“见父”知孝此为孝知,格物致知是知与行的工夫,是达到知行合一真孝的根本途径。
  三、当代高校感恩教育存在的突出问题 
  (一)感恩教育的缺失以及定位的模糊性 
  第一,当代高校感恩教育缺失的根源在于高校感恩教育体系的构建重视程度不够,高校把过多的精力和师资力量放在了学术教育层面,特别是理科教育层面,而具体到思想政治教育上则表现为形式化以及有效性过低的问题。这种边缘性的教育投入方式显然不利于阳明心学关于思想政治教育、德育和感恩教育的学术研究和实践推广。第二,感恩教育目标定位的不准确性。任何教育的推广践行都需要依据该校制定的具体人才培养方案进行,没有科学合理的教育定位以及多层次分步骤的教育目标规划与设定是当前感恩教育推行缓慢的关键因素。 
  (二)感恩教育内容的空洞性 
  高校感恩教育内容具体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其一,绝大多数高校开设的感恩课程并没有专门的教材,感恩课依附于思想政治教育的相关教材内容开展。其二,绝大多数高校开设的感恩教育课时并没有固定规划的问题,充满了随意性,很大部分感恩课时的开设都是为了应付学校思想政治教育督查等工作需要开展和进行的课堂教学或者专题教学、专题校园活动。其三,感恩教育教学内容大多是依据当前社会热点问题、焦点民生问题,具体的教学方式是以新闻事件播放以及历史人物故事视频播放为主,问题的根源在于与大学生实际生活以及人际交往需要联系不够紧密,“空中楼阁”的形式化风气显而易见。究其缘由,很大原由在于当前关于“感恩教育”热潮的广泛讨论以及相关的教育文件精神要求产生的政策效应,既造成了感恩教育过度热化的非理性建设效应的发生,还使得感恩教育的感恩价值陷入了模糊不堪的悲惨境遇,教育内容的泛化带来的是学生课业的增加,学生并没有在“一箩筐”的感恩影射中认知到感恩的价值,反而陷入了对于感恩价值追求的无限迷茫中。 
  (三)感恩教育方式的无效性 
  就当前高校感恩教育的方式总体效果有效性过低,具体来说,一方面大部分高校迫于大班思想政治教育的局面,传统的大班授课以及惯用的单向传授讲解教育方式依然风行。大班授课的教育方式本身不利于个性教育以及良好的教育管理氛围的实现,由此限制了教师在感恩教育的教学组织水平发挥,造成了内容枯燥、说教色彩浓烈的传统传授型授课方式的推行。另一方面,学校关于感恩教育的课外活动有待进一步丰富,主题班会以及以宿舍為单位的感恩教育依然多见,并且取得了很多实践成效,但是诸如学校社团活动、社会实践活动以及与社会、家庭教育联系的程度较为缺乏,是今后感恩教育应该着重发展和建设的内容。 
  四、阳明心学在高校感恩教育中的实践优化策略 
  (一)关于感恩教育定位的设定思路以及实现路径阐述 
  第一,把阳明心学的孝道理念融入高校感恩教育的价值定位中去。高校感恩教育价值定位的准确性决定了教育工作的实效性,因此结合马克思主义关于感恩的具体理论指导,把阳明心学的孝道思想融入高校感恩教育的目标设定、教育内容设定中来,才能够确保工作的科学化。第二,以阳明心学的“孝知”为教学内容,培育学生自我“格物致知”“知行合一”的感恩能力。教育的本质目的在于提高学生对于感恩教育的认知程度,明白什么是感恩,知恩、认恩是基础。还要在教学任务的布置以及教学内容的设置上让学生动手动脑明白怎样才能够报恩、施恩。在现实的思想政治教育引导下,强调爱国、敬业是对的,但是不能够不强调基础性能力的建设,没有家庭以及社会的参与感恩教育只会流于书本。因此,不仅要让学生明白“孝知”的文化内容,还要把思辨与“行”留给学生反思自身道德行为,践行“真孝”。对此,一方面要利用一切校园渠道丰富关于感恩的社会实践活动,另一方面还要把感恩与社会工作实践联系起来,与家庭教育联系起来,帮父母洗一次脚,用第一份实习工资给父母买一件衣服等等,与此同时,结合微信、QQ等社交平台进行作业展示,发表感想都会无形中增强感恩的意识,促进品质的形成。 
  (二)提高高校感恩教育的有效性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地位和重要作用,强调把情感注入思想政治教育中,创新思想政治工作思路,提高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同样,感恩教育是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以及德育全面素养教育推行的重要内容,第一,在具体的感恩教育教学实践中,可以把王阳明躬身尽孝与阳明心学孝论的教育内容结合起来,以典型的圣贤事迹阐述阳明心学的感恩思想。第二,融情于事,以情动理。无论是感恩还是尽孝,其教育的最有效的方式在以真情换真情,以灵魂唤醒灵魂的人本教育。对此,要把教学内容与自主性教学方式结合起来,密切结合学生的生活实际,在探究的过程中提高学生感恩的意识,提高学生自我意识以及培育感恩自觉的意识。 
  (三)加强师德建设,强调以德立德的躬身教育模式的开发 
  在当前强调树立文化自信,从传统优秀文化中汲取智慧的当下,探索阳明心学中关于道德教化、德行修养以及对人心灵的涵养等方面的内容对于主动构建高校感恩教育体系有着十分重要的当代价值,对此,高校要牢牢把握以德树人的根本育人观念,不断传承阳明心学中优秀的德育资源,在强调大学生感恩价值观念培育的过程中,不断提高师德建设,教育工作的服务思想建设,以高水平的育人队伍对接高校感恩教育工作,为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新一代德才兼备、全面发展的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而不懈努力。 
  参考文献: 
  [1]殷婧瑶,刘佳佳.高校资助体系下受助学生感恩教育的困境及对策探究[J].才智,2018(36):134+136. 
  [2]孙敏明.以王阳明心学提升当代大学生人生境界[J].宁波教育学院学报,2018,20(06):45-48. 
  [3]姜海,连志坡.我国高校大学生感恩教育的价值特性与实践研究[J].信阳农林学院学报,2018,28(04):143-146. 
  [4]蒋福军.基于王阳明心学的高职院校师德建构的研究[J].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18,37(06):6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