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勒兹“重复”思想观照下的大学公共课
来源: | 作者:qujianfeng999 | 发布时间: 2019-05-15 | 9 次浏览 | 分享到:
 摘要:德勒兹是现代哲学领域“重复”思想的集大成者,他颠覆了柏拉图式的传统重复观,创制了重复与差异的全新叙事,而这一叙事对于我们在教育领域理解大学公共课的教学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一、引言 
  随着通识教育理念的普及,公共课正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出现在大学教育领域,其深度和广度也影响到了大学教育的整体结构。公共课的普及和授课内容的分工,使得每位教师在不同班级反复教授同一门课成为可能,尤其是大学英语课,在一些学校出现过一天之内一些老师要重复四次的情况。这样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一方面教师减轻了多头准备的工作压力从而能专心备好所教课程,而另一方面,高频度重复教学内容也给教师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毕竟教学就其本体而言,一方面是知识面向受众的传递,另一方面更是施者即教师对知识的再现与表演。设想演员在电影拍摄过程中面对镜头一遍又一遍的表演,他的艺术激情与欲望也在一点一点地衰退。同理,教师在课堂表演艺术中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对重复课的看法和思考将直接影响到教学的质量和生命力。德勒兹的“重復”思想,无疑对这一问题有着积极的启示意义。 
  二、德勒兹的“重复” 
  德勒兹是法国影响巨大的后现代哲学家,德里达曾称二十世纪是“德勒兹的世纪”。德勒兹正是通过其著作《差异与重复》引发了对差异哲学的法兰西式热情。要了解德勒兹的重复概念,首先来看看哲学史上的两种重复观即柏拉图的重复观与尼采的重复观。美国学者J.H.米勒在《小说与重复》一书中提到,哲学史上存在着两种重复观,其中之一是“柏拉图重复观”:“柏拉图式的重复植根于一个不受重复效力影响的纯粹原型。其他任何实例无不是这个模式的摹本。这样的世界假说导致以下观念:只有在各种事物间真正的、共有的相似性乃至同一性的基础上,才可以提炼出其他隐喻性的表现形式”。与之对应的是所谓“尼采式的重复”。[1] 
  德勒兹的重复观属于后者。在德勒兹看来,自柏拉图时代以降,西方哲学一直把重复囚禁在同一性的牢笼中。同一性诚然是理性与科学的基石,通过将一切思想与文本视作表象的依据从而引导人类精神与物质的生产,但它也抹杀了个体、个性、偶然与创造的自由。重复在同一性的框架下,消除了差异。在《差异与重复》一书中,德勒兹对重复进行了另类的解读,在同一性、规律性框架内,绝对的重复是不可能的,为此必须拯救重复,即“把重复本身变成新的”,“束缚意志的正是重复,但如果说我们死于重复,我们也由于重复而得到拯救,由于重复而得到治疗,主要是通过另一种重复而得到治疗”。此处“另一种重复”就是德勒兹对重复的创新理解,也是全书的主题。德勒兹表现出与“去差异”的重复截然相反的取向。他说“重复就是差异,是绝对的没有概念的差异”, [2]真正的重复不是去差异的,也即“去同一性概念”的重复。 
  三、“重复”的公共课 
  德勒兹理解下的重复是通过差异产生的,它是一个可持续的过程。大学英语在重复授课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更多地把它看成是一个差异持续产生的过程,而不仅仅是对前面一节课的模拟和复现,这样更有利于解除心理上的疲乏感。德勒兹思想目前给艺术界尤其是影视创作带来的启示是,在于艺术创作需要表现出差异。这种差异是与自己相比的差异,是一种生命力量。对差异进行重复的思考。 
  大学英语课的讲授也是一门艺术,一门课堂艺术,这种艺术中的重复,是去重新开始、重新创造,重新去质疑和发问已有的教学经验体系,拒绝保持现状。他认为艺术、哲学、科学都是这样的学科,冲出社会樊笼的屋子,冲到窗户外面,进入一片混沌的世界,才能带来真正的思考。因此作为课堂的表演艺术家所能做的也是冲进混沌里面,跳脱出现在的既有的认识,然后从里面带回来一些新鲜的想法,给自己的下一堂课带来新的想法。这种跳脱可以是在平时理论素养的积淀下对自己过往的反思,也可以是在现实世界里的一种跳脱,去接触别的老师和学生组成的课堂,去体验那种差异给自己既有认识带来的新鲜感和震撼。教师可能不会主动的意识到这一点,但看到真正好的课堂艺术作品会被震撼。当他们看到这种有震撼力,真正有能量的课堂艺术的时候,他们可能也会闪现这样一种观点,就是也许在我们教学的既有世界之外还有一个新的世界。教师的职责就是从自身教室之外的混沌中带进新的可能,带进与以往不同的东西,把这种差异性注入到自己的课堂里。而且教师也需要不断地去创造不同于自己过去的课堂艺术作品。教师需要形成自身的教学风格。可哪怕一位再优秀的教师,他一旦停滞在自己既有的风格里之后,他的风格的力量就会消失掉,就没有这种差异性的震撼力了。从辩证的意义上来讲,也没有一种完全静止的风格。所以一旦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教师就必须要主动地跳脱出去向新的风格去进发。他要做的就是重复这种新的东西,重复这种差异性,就像在不断地推开一扇扇新的门,不是去反复地推开同一扇门而是去坚持推开的这个动作,去推开不同的新大门,可以是别的教室的门,也可以是通往新的教学理论素养的门,他不断地打开新的门去冲进更广阔的混沌里面,然后把已有的课堂表征系统,从精神上把它抛在身后。 
  四、结语 
  重复的教学并不可怕,可怕的用传统的重复心态去进行教学。从重复授课的负面情绪中解脱出来,课堂的重复不是一个循环已经结束而另一个循环即将开始的线性过程,重复和重复之间就产生了差异,甚至重复的本身就是差异,也就是说,真正重复的其实是差异。教师可以体会重复带来的差异,从重复中发现差异,创造差异,改变和突破既有风格,从而给课堂教学的提升带来新的可能。 
  参考文献: 
  [1]J.H.Miller, Fiction and Repetition, Basil Blackwell, 1982, p.6 
  [2]Deleuze, Difference and Repetition, Paul Patton, trans., the Athlone Press, 1994,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