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自我效能感与人格的相关研究
来源: | 作者:qujianfeng999 | 发布时间: 2019-01-06 | 98 次浏览 | 分享到:
本文采用“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和“艾森克人格问卷成人版”方法,对200名在校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大学生一般自我效能感在性别上差异显著(p
      

研究方法


  1.研究对象 
  笔者在陕西青年职业学院选取200名在校大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共回收问卷190份,有效问卷168份。其中,男生77名,女生91名;理科生114名,文科生54名;城镇学生48名,农村学生120名。 
  2.研究工具 
  (1)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 
  采用的是“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其包括10道题目,以四级计分方式作答,完全不正确计1分,尚算正确计2分,多数正确计3分,完全正确计4分,分数越高自我效能感越高。 
  (2)艾森克人格问卷成人版 
  采用英国心理学家艾森克教授编制的“艾森克人格问卷成人版”,其包括90个条目,让被试者根据自己的情况回答是或否。“+”为正向计分,“-”为反向计分,其中E量表(21道题)中正向计分有18个题目,反向计分的有3题。P量表(23道题)反向计分的有12个题目,正向计分的有11个题目。N量表(24道题)正向计分的有24个题目,无反向计分题。L量表(20道题)正向计分的有5题,反向计分的有15个题目,其中说谎量表(L量表)的分数超过16分即为无效问卷。 
  3.数据处理 
  测试数据采用SPSS16.0统计软件包进行处理分析,主要统计方法有独立样本T检验、单因变量方差分析、多元方差分析。

调查结果与分析


  1.大学生一般自我效能感得分比较
  从表1可以看出,一般自我效能感在性别上有显著性差异(t=2.664,p<0.01),男生的自我效能感明顯高于女生,但二者的自我效能感均处于中等水平。
  从表2、表3可以看出,一般自我效能感在学科和生源地上均无显著性差异(p>0.05),从表2可以看出,文科生的自我效能感略高于理科生(26.70>26.18),但二者差异未达到显著性水平(T=0.647,p>0.05)。从表3可以看出,来自农村的大学生自我效能感略高于来自城镇的大学生(26.75>25.98),但二者差异也未达到显著性水平(T=0.594,p>0.05)。
  从表4进行的单因变量方差分析可以看出,性别、学科性质、生源地主效应均不显著(p>0.05),且两两交互作用也不显著(p>0.05),三者的交互作用也不显著(p>0.05)。 
  2.大学生人格得分比较
  从表5可看出,E(内向—外向)、P(精神质)、N(神经质)在性别上的差异均不显著(p>0.05),而L(掩饰性)在性别上的差异非常显著(p<0.05),男生明显高于女生。
  从表6可以看出,E(内向—外向),P(精神质)、N(神经质),L(掩饰性)在学科上的差异均不显著(p>0.05)。
  从表7可以看出,E(内向—外向)在生源地上的差异化显著(p<0.01),农村大学生得分均显著低于城镇大学生,而P(精神质)、N(神经质)、L(掩饰性)在生源地上的差异均不显著(p>0.05)。
  从表8、表9可以看出,E量表的性别和学科主效应均不显著(p>0.05),生源地主效应显著(F=5.267,p<0.05),性别和学科,性别和生源地,学科和生源地,性别、学科和生源地的交互作用均不显著(p>0.05);P量表性别主效应显著(F=4.83,p<0.05),学科主效应显著(F=6.554,p<0.05),生源地主效应显著(F=4.433,p< 0.05),性别和学科,性别和生源地交互作用不显著(p>0.05),而学科和生源地的交互作用显著(F=4.682,p<0.05),文科生中来自城镇的比来自农村的精神质得分高,而理科生中来自农村的则比来自城镇的精神质得分要高。性别、学科和生源地交互作用显著(F=4.075,P<0.05),文科男生中,来自农村的得分低于来自城镇的,理科男生中,来自农村的得分高于来自城镇的,文科女生中,来自农村的得分低于来自城镇的,理科女生中,来自农村的得分低于来自城镇的;N量表性别主效应显著(F=4.015,p< 0.05),生源地主效应显著(F=5.074,p<0.05),学科主效应不显著(p>0.05),交互作用均不显著(p>0.05);L量表的性别主效应显著(F=6.062,p<0.05),学科、生源地主效应均不显著,交互作用均不显著(p>0.05)。
       讨论分析


  1.不同人口学变量对大学生自我效能感的影响 
  表1结果显示,从不同人口学变量对大学生自我效能感的影响方面来看,男女大学生在自我效能感量表得分有显著差异,这与陈俐等人的研究结果一致,可能是当今社会男女的地位依然有差异,无论是职场、家庭,还是其他地方,男性的地位比女性要高。如在某些岗位的招聘中有“男性优先”的提示,还有中国古代封建思想的残余认为女性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男性就应该在外打拼事业,再加上男性在生理构造上与女性的不同等,这些原因都使男性天生有一种优越感。从表2和表3不同学科和不同生源地大学生自我效能感的比较结果来看,文科生和理科生的自我效能感差异不显著,这与马伟娜、林飞的研究结果相一致。来自农村和城镇的大学生自我效能感差异也不显著,虽然农村学生与城镇学生相比,家庭条件略差,但大学更多的是比成绩、人际交往,还有思想的进步等。且上大学以后,许多学生已经开始自力更生,那些已经经济独立的同学在大家心目中的位置更高,更能赢得别人的尊重。因此,来自农村还是城镇对自我效能感影响不大。表4表明,三个因素两两交互作用不显著,也就是说无论是文科还是理科,无论是来自农村还是城镇,男生的自我效能感都比女生高。 
  2.不同人口学变量对大学生人格的影响 
  从表5来看,男女生在内向—外向、神经质和精神质上无显著差异,但在掩饰性上,男性明显高于女性。表6结果表明,文科生和理科生在內向—外向、神经质、精神质和掩饰性上差异均不显著。表7则显示,来自城镇的大学生,其内向—外向得分均显著高于来自农村的大学生,这可能与他们的生活环境有关,城镇大学生从小受到的外界刺激更多,因而更外向。在精神质和神经质、掩饰性上则不存在显著差异。表8、表9、表10表明,学科和生源地在P量表上的交互作用显著,文科生中来自城镇的比来自农村的精神质得分高,而理科生中来自农村的则比来自城镇的精神质得分要高,可能是生活环境不同引起的。
结语


  大学生一般自我效能感会因性别不同而有所不同,男大学生一般自我效能感明显高于女生。来自城镇的大学生在分量表中的得分明显高于来自农村的大学生。在P(精神质)量表中,男生得分明显高于女生,文科生明显高于理科生,来自城镇的明显高于来自农村的。文科生中来自城镇的比来自农村的精神质得分高,而理科生中来自农村的则比来自城镇的精神质得分要高。
参考文献:


  [1]程慧君、邹敏:《大学生自我效能感的特点及其培养》,《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第133-135页。 
  [2]冀先礼:《论大学生自我效能感的影响因素和作用》,《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7卷第1期,第79页。 
  [3]答会明、席丽、豆宏健:《10年来我国大学生自我效能感研究综述》,《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1年第24卷第9期,第56页。 
  [4]陈俐:《大学生自我效能感与毕业取向的关系研究》,学位论文,南京师范大学,2004,第25-30页。 
  [5]鲁琦:《论大学生一般自我效能感的差异》,《淮北煤炭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2期,第122-126页。 
  [6]马伟娜、林飞:《大学生社会支持、自我效能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中国临床心理学》2006年第6期,第641-643页。 
  [7]曾泽林:《大学生自我效能感与CET-4成绩之关系》,《安庆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12期,第102-106页。 
  [8]张坤、张敏、李丽:《自我效能感在教育中的作用》,《青少年研究》2004年第3期,第10-12页。 
  [9]林良华、李亘吉:《大学生自我效能感与PIU的相关研究》,《中国科教创新导刊》2009年第35期,第32页。